對於霧霾,環保局長已經認輸:霧霾根本管不了。不知是不是因為環保局長束手無策,今年的霧霾天來得格外早。“十一”剛過,霧霾來勢洶洶,讓華北大部分地區再度遭遇“心肺之患”。對此,人們不禁要問:治霾“治”出效果了嗎?
  就“效果”而言,等於明知故問。假如真有什麼“答案”,只要寫在500米外,就誰也看不見;但就“治霾”來說,似乎有點“進展”。因為,雖然環保局長表示霧霾根本管不了,但鄉長、村長似乎可以大顯身手了——有專家認為,此輪空氣污染主要受秸稈焚燒影響。
  這是在同一天的新聞中,兩條關於焚燒秸稈與霧霾的消息:一條好像是“喜訊”,說是“中國城市‘落榜’世界空氣最差20城”。報道認為“在中國,導致霧霾的凶手之一是焚燒秸稈”;另一條消息幾乎把焚燒秸稈當做了霧霾的罪魁禍首,稱秸稈焚燒是“霧霾元凶”,村民仍“頂風作案”。(10月28日澎湃新聞網)
  在“霾禍”真凶仍未“定音”的爭執中,焚燒秸稈卻在諸如化肥、燒烤、做飯等致霾原因中“脫穎而出”;在環保局長都不敢對污染企業喊停的失序中,村民焚燒秸稈卻被上升到了“頂風作案”。如果焚燒秸稈不是霧霾的“替罪羊”而是“元凶”,那麼,所謂的“霾伏戰”還會拖到現在?大倒苦水的除了環保局長,應該還有鄉長、村長吧?
  誠然,按照“物質不滅定律”,別說焚燒秸稈,就是做飯、放屁、狐臭、口氣也會污染空氣。對此,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馬學款表示,秸稈燃燒產生的煙霧通過平流作用,客觀上會對京津冀地區霧霾的加重起到助推作用,但秸稈燃燒並不是霧霾產生的主要原因。污染排放和天氣因素的共同作用是霾形成和加重的原因,解決霾污染的根本途徑在於減排。而在對減排連環保局長都無能為力的現實下,拿焚燒秸稈大做文章,很像是把世界空氣最差的城市印度新德里,歸咎為“慶祝節日盛放的煙花”一樣。反正都與工業排放無關。看上去,中國是近年來才“發明”秸稈焚燒的,印度就是天天過節放煙花了。
  其實,如果看在地方GDP份上,霧霾暫時治不了就別提了。但把重點指向焚燒秸稈,疑似捏“軟柿子”也就算了,問題在於這可能會耽誤霧霾“阻擊戰”。因此,不能讓“霾禍”真凶躲在焚燒秸稈的煙幕中;不能把無度追求經濟利益下的見利忘義,推向村民無可奈何下的秸稈焚燒。這頂“頂風作案”的帽子,早該戴到違規排放企業的法人頭上了。
  可能正是由於這種不敢動真格的曖昧態度,才會有各種王顧左右而言他的“爭執”。然而,無論是利益驅使的屁股決定腦袋,還是焚燒秸稈煙幕下的責任開脫,大自然卻一點也沒有“顧全大局”,對人類不計後果的行為毫不留情。於是,2014年秋天的第一場“霾伏戰”挨著黃金周的尾巴就打響了。而在霧霾下暈頭轉向的人們,還在傻傻地問:今秋首場霧霾為何來得這麼早?
  文/知風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別讓“霾禍”真凶躲在焚燒秸稈的煙幕中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wn85wnoz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